院長的生命現場

大不同才見真章

  西方人說:魔鬼藏在細節裡(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)。企業家、服務業都信奉這句話,郭台銘特別將這句話列為警惕自己的語錄之一。編竣《2015臺灣詩選》,我心中忽然也想起這句話。
     仔細揣摩這句話的涵義,可能有兩種型態,一種是說,眾多行事過程裡很多人會忽略了小地方,這小小的地方卻有可能就是關鍵所在,小小失誤可能導致大大的敗績。古人說:一失足成千古恨。下棋的人說:棋失一著。大約都是這層意思。另一種是,當你努力進行一件事,很多難題、難關,卻是卡在小事上。俗話說:「閻王易見,小鬼難纏。」可見,越是卑微、細小的人、事、物,越有可能讓你上下不得,將你卡住。
     我想的是,文學創作時是不是也應該常常想著「魔鬼藏在細節裡」這句話,臉書、社團、Line、WeChat串流的時代,如果常常守著手機、電腦、網頁,寫詩的朋友每天可能過目的詩作,總有上百首,來不及細嚼,不可能慢嚥,沒機會反芻,這種大量閱讀、快速生產的結果,可能是面目模糊,體型相近。我的意思就是網路時代的新詩,很有可能越來越趨大同,再無小異的空間,沒有小異、沒有細節的辨識力,「你」就不是你了!
     「魔鬼藏在細節裡」,你曾檢討自己:如何鶴立於雞群中嗎?
     「魔鬼藏在細節裡」,詩人曾檢討自己:我的細節妥善處理了嗎?
     「魔鬼藏在細節裡」,每個大學系所曾檢討:我們有自己的特色、亮點嗎?
     不似則失其所以為詩,似則失其所以為我。新詩,百年來沒有約定俗成的格律,所以我們沒有「不似」的疑慮,現在卻有了「太似」的困擾。「太似」,「你」就不是你了!
     白萩說過:今天的我要殺死昨天的我。——這今天的我才是有創意的我。
     今天的我不可以類近昨天的我,當然更不能類近昨天的他。——這細微處,不該有魔鬼。
     我終究是樂觀的人,我喜歡反說這句話:「天使藏在細節裡」。西方人會將「魔鬼」與「細節」連結,因為「devil」與「details」音協。如果真注意細節,有沒有發現這句格言裡的「details」用的是複數,太多太多的細節裡都藏著魔鬼。
     不。反過來說吧!太多太多的細節裡藏著「天使」。
     詩人,要讓自己詩的許多細微處藏著「天使」。

2016.2.18

2014.08.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