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長的生命現場

雲天平台所展現的胸襟
  我們教室所在的大樓是開悟大樓,「開悟」,真是一個好詞彙。
  特別喜歡「開」字,不開門,怎能接納賓客?不開心,怎能接受新知?  每個人都該時時反省自己:我們是不是打開了我們的心胸,打開了我們蒙昧封閉的腦袋?這就是「開」,就像門被關閉了、路被堵住了,是不是我們應該想辦法打開一線縫讓光透進來,鑿出一扇窗可以眺望未來、看見希望?
  教學是一種藝術,有人卻只將「教室」限定在「課堂」內,鐘聲一響進入課堂,鐘聲再響離開課堂,一輩子的教學都只在課堂裡完成,這真的是完成嗎?這不是今日翻轉教室的理念,當然也不是孔子的教育思想。孔子的教育,杜威的理想,都是「生活即教育,教育即生活」,生活有多大,教室就有多大,課堂裡是教室,課堂外更是教室,走進田野、走進社會、走進人群、走進大自然,何處不是教室?老師的一言一行,一舉手一投足,一顰一笑,都是學生的教室。教育就是空間敢於開放,方法敢於開放,心靈敢於開放。
  何處不是道場?虛空可以是道場。
  何處不是教堂?曠野就是教堂。
  禪宗裡有磨磚不能成鏡,打坐又怎麼能成佛的故事。很多人看見和尚誦經、念佛、參禪、打坐,以為這是成佛之道,一執著於此,就離禪的解脫甚遠了!一沾黏,一束縛,就離悟境甚遠了!
  當然,也不能說:不誦經典、不念佛,不唱聖詩、不祈禱,就可以開悟。開悟之道跟去羅馬的路一樣,千萬不要以自己的陸路去嘲笑人家的游行,說著說著,有人迅速飛入悟境而駑鈍的我們無從覺知。
  說著說著,說到開悟的「悟」字,望文生義的一種想法,一個心,一個吾,「悟」可不可以就是「深得吾心」?
  我從開悟大樓的中廊伸展出一個渾圓的雲天平台,任何人可以輕易走向這個平台,向廣闊的雲天開放自己,跟大地對話。老師可以帶領學生走出課堂,以天地為師,讓學生感知那才是更大的教室,更真的教室,生命的教室。老師還可以離開講授的老套,讓學生以雲天平台為舞台,自己演出,或者演出自己。
  當你走向雲天平台,發覺雲天平台所展現的胸襟嗎?發覺這種開放的象徵義嗎?
  當你走向雲天平台,會有「深得吾心」的感覺嗎?

       

2016.03.01

2014.08.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