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長的生命現場

那些年,我流連在員中圖書館

 

  2015年六月應邀回母校員林中學參加畢業典禮,還獲邀上台致詞,距離我自己的高中畢業典禮剛好五十年(1965-2015),我笑說,各位學弟妹要知道自己五十年後會長成甚麼模樣,看看我就知道了!同學們都笑了,我想,應該是欣慰的笑。
  致詞結束前我還說,今天我祝福大家鵬程萬里,海闊天空,請大家在心中默禱學長我身體安康,食百二,我們相約五十年後再回來參加學弟妹們的畢業典禮,好不好?這時響起一片掌聲,連師長、家長、貴賓都笑了,真希望他們笑得真誠,另一個五十年後,我們能再相聚。
我全程參加畢業典禮,典禮後學妹陳麗卿陪我走過校園,來到五十年前的圖書館(現在是學生活動空間,那時是新蓋的圖書館),想起高三這一年,日夜留在圖書館讀書的歷程,特別請學妹幫我留個影。
  高三下,課程幾乎都已結束,新蓋的圖書館提供溫書座位給高三生準備聯考,二十四小時開放,那時,7-11便利店的經營者理念尚未觸及到0-24,我們校長早已不計電費成本,只要有同學在館,燈就可以亮著。
  那一年,我的作息是:早上從義媽家出門,直奔教室或圖書館,中午義媽請人送便當來,我在學校享用溫熱的便當。黃昏回去三民路義媽家,吃晚餐、洗澡、報告學校見聞,重回圖書館讀書,累了,趴睡一會兒,又繼續讀,直到天亮,回家漱洗再來學校,重覆以圖書館為家的苦讀生活。
高一高二,我從舊圖書館每天借閱古典小說、翻譯小說、文學書籍,不要說《三國演義》、《西遊記》、《水滸傳》、《金瓶梅》、《紅樓夢》這些大家都聽過的書名,我一本一本借閱,許多布袋戲上演的戲目如《羅通掃北》、《薛仁貴征東》,我也興趣高昂。前些日子跟朋友提到我在員中圖書館讀過《四遊記》,朋友說,中國文學史上沒見過有人討論這本書,會不會老師你眼花了,《西遊記》看成《四遊記》,我說,當時我十六、七歲,哪可能眼花?老師,那作者是誰?這真考倒我了,五十多年前的讀書印象,當下我也懷疑是不是記錯了?後來,上網估勾一下,真有這本書,是因為吳承恩的神怪小說《西遊記》寫得太好,太風行了,明清之際吳元泰模仿《西遊記》的筆法,寫出《東遊記》,余象鬥寫了《南遊記》與《北遊記》,再加上楊志和的《西遊記》,合成了《四遊記》,又名《四遊合傳》、《四遊全傳》。可見我的記憶還算清晰,同時也落實了我逗留圖書館、幾乎成為蠹魚的那些歲月,果真不假。
  今年三月初,二林高中由善心人士捐贈「賈宓圖書館」落成,我感佩這種濟助偏遠學校的愛心,回想起自己受益於員中圖書館的典藏,三年間流連圖書館的歲月,寫了這首詩相贈,期望能與手機時代的孩子共勉:

〈讀書讓心尊貴〉

書像降落傘
打開了
可以安全降落在生命的土地上

書像種子
打開了
造就生命的根莖葉
成全了自己的奇花異果

書就是心
全然打開吧!
天地風雲雷震轟轟然衝進來
我們  悠悠然走進異次元世界

  這兩天我更思考自己能如何傳薪,如何協助學生也好好利用另一座更新的圖書館,打開書,讓天地風雲雷震轟轟然衝進我們的腦海,我們可以悠悠然走進異次元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2016.03.24

 

2014.08.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