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長的生命現場

琴與古琴

  「琴」這個字,二十世紀以後我們習用為弦樂器的通稱,指著可以在弦絲、簧片上,拉、引、擊、按而發出美好聲音的樂器,如胡琴、月琴、風琴、手風琴、鋼琴、小提琴、大提琴等等。但在清朝以前的文獻,琴是特稱,專指古琴。講述其他的琴時,要加上這琴專有的屬性或形容詞,如月琴,是因為共鳴箱為圓形造型,有如滿月,所以稱為月琴;如風琴與管風琴是經由類似幫浦的構造物去輸送空氣成風,通過簧片或音管的震動發出聲音。後來為了跟一般的琴有所區別,「琴」才特別加上「古」字,合為「古琴」。「琴」、「古琴」,自古同行並用,其義相通。
  特別選用「古」字,不僅是因為斲琴的年代早於其他樂器,伏羲氏、神農氏時代即有斲琴之說,更重要的是古琴的造型純樸渾厚,平整穩實有如古之謙謙君子,音的演出又能聲清韻古,超越流俗,不是其他樂器所可比擬,有如「古道」、「古風」之令人嚮往,「古拙」、「古樸」之令人欣喜,所以特別稱為「古琴」。
  這兩年來,多次進出福建長泰縣「龍人古琴村」,有時隨同長輩詩人鄭愁予前往,在月光下坐在鐵船中飲酒;有時與同輩詩人林煥彰前往,在古樟樹下看他揮毫,聽古琴村同仁撫琴引詩興;有時靜靜一個人坐聽流水,望羊凝視遠山,想像遙遠年代的古人琴音。
  當然也曾望著「古琴」二字發呆,有一次,發現「古琴」二字直排,上是「古」,下是「今」,古今可以相通,靠著的是中間的「玨」字,「玨」字的字形,象直線的琴弦與橫置的琴軫,彷彿可以撥弄,一撥弄,就會發出兩片玉互相碰擊的金石聲,而關乎「玉」的聯想,幾乎都是美好的想像:玉人、玉面、玉音,當時自己心中也因而升起美好的琴音、美好的想望:
古通今……天通人……人通心……心通神……
藉著古琴,神遊古今。
2016.5.11

 

2014.08.01